德国二战V1导弹真实尺寸相当大
来源:德国二战V1导弹真实尺寸相当大发稿时间:2020-03-29 20:51:43


赵剡:法国的医生也说,他们的病人,无论轻症还是重症都有肾功能损伤。我们国内的病人里,轻症病人基本没有肾功能损伤。

彭志勇是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重症监护室(ICU)主任,2019年12月底至今,始终奋战在抗疫一线。今年2月初起,他不断接到外国医疗、研究机构或政府部门的邀请,与国外同行们在线交流疫情、提供建议。

以下为新京报记者与赵剡、彭志勇的对话。

随着时间推移,疫情开始在全球多地暴发,针对疫情的跨国交流越来越多,专家们的问题逐步触及临床操作。

赵剡:全世界有很多很厉害的病毒,但它们的影响力是有限的。比如埃博拉也是冠状病毒,人一旦得病立刻就会出现很多临床表现,这就让它很好预防。SARS也是,一旦感染,患者会立刻发烧,所以你只需要验证这个人发烧没有就行了。

▲中南医院和加拿大医院视频连线。图片/武汉大学官方微信公号

▲彭志勇。图片/武汉大学官方微信公号

赵剡:是的。因为隔离只能是短时间的遏制措施,你不能隔离一辈子。要想彻底解决新冠肺炎,说白了就是要靠疫苗和特效药。

而且一旦隔离了,或者一个城市封城了,不太可能调动其他地方的资源为这一个地方服务。他们会说在中国,湖北这一个省封了,全国都给你们运吃的喝的。确实也是这样,这段时间我们吃的食物都是全国各地捐过来的,假如只能靠湖北自给自足,估计我们早就饿死了。但在国外,比如说法国封了,谁给他们送吃的喝的?

新京报:国外患者出现了这些国内很少见的情况,这意味着什么呢?